首页 >> 一字钎头

河北钢厂遭遇大面积停产寒流0蒸压釜

2022-08-29 17:37:58 蒸压釜    

河北钢厂遭遇大面积停产寒流

一股钢铁企业的停产寒流,正在预示着中国经济的寒流。

9月11日,河北唐山宝泰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负责人张主任对本报记者说,该公司停产是从奥运结束后开始,原因是市场不景气,原计划10日复产但现在又往后推延了。

宝泰是唐山市丰润区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生产的钢坯主要供给区内丰白公路两旁的压延单位中小钢厂。记者走访了丰白公路上100多家钢厂中的20家企业,停产的竟有17家,只有唐山振丰钢铁有限公司等3家9月份刚复产,复产的原因都是把之前积压的库存钢坯处理掉。

而位于唐山市丰南区的四大钢铁民营企业也在经历类似的情况,唐山国丰钢铁有限公司、唐山瑞丰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唐山贝氏体集团有限公司处于半停产状态,唐山清泉集团有限公司因内部一大股东撤资而带来的资金紧张被迫停产。

中小钢企大面积停产

9月10日,记者驱车行驶在丰白公路,原本的沥青路已是坑洼不平,据说是长年被运钢车碾轧的结果,而公路两侧的中小钢厂有上百家之多,唐山泰和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和)就是其中的一家。

泰和的销售处紧挨着大门口,记者直接进去,本来能坐八九个人的办公室,仅有一名销售员。魏振瑞厂长对本报记者说:厂子100多号人,现在30%都放假了,只留了些技术工人。泰和开始放假的时间是奥运之前的8月初。

记者沿途走访了20余家钢铁企业,像泰和停产的有17家,但这些钢企停产的时间不尽相同,如唐山大成钢铁有限公司8月20日开始停产,唐山凯立达钢铁有限公司6月底停产,停产时间最长的要算是唐山宏泰钢铁有限公司,该公司大门紧闭,看门人说:已经有1年没生产了,厂子设备一直闲着,库里什么都没有。

而另三家钢企也是9月上旬刚刚复产,复产的原因都相同:处理掉停产前积压下来的库存钢坯。其中,唐山海兴钢铁有限公司的负责人表示,暂时打算先观察市场行情,如果还不行就转行了,现在很迷茫。而唐山振丰钢铁有限公司的老板借停产出游仍然未归。

丰白路上的钢厂停产似乎非常容易,因为是民企,厂房、设备是私人的,亏赚也都是个人的事儿。至于工人,唐山海鑫钢铁有限公司的负责人说:招的是小时工,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劳动关系比较松散。

记者发现,在一家重义煤炭有限公司的隔壁有一个10亩见方、积满雨水的院子。这里原本是个停车场,现在成废品收购站了。负责人董先生说,7月中旬以前,这里经常停满拉钢材的十三四米长的半挂车,经常都20多辆,但7月中旬就突然少了。

董先生指着丰白公路对记者说:以前半挂车几分钟就来一趟,一个跟着一个,经常会堵在路上,但现在2个小时都见不到一辆了。

大型钢企或停或半停

宝泰是唐山市丰润区最大的钢铁民营企业,目前也处于停产状态。该公司负责人张主任直言:宝泰是奥运会结束后停的产。而中国金属新闻网上刊登的一条消息称:8月25日,唐山宝泰钢铁全部停产,唐山宝泰钢铁2个450高炉、2个60转炉全部停产。

张主任9月11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计划9月10日复产,但可能还要往后拖延。

宝泰办公大楼西南方向耸立着十多个烟囱,装钢坯的露天仓库和停车场被办公楼挡得严严实实。记者从六七层中间的落地窗户观察到,仓库内零零散散地散放着已经生了锈的钢坯,停车场内已经积满了车,有十几辆翻斗卡车和两辆搬运车,静静地呆在那里,靠近办公楼是黄色的职工宿舍空无一人,整个占地1300亩的厂子除了停运的机器和厂房,没有了人气,以往全厂2800人的繁荣景象已不见。

宝泰门口马路对面有4家餐厅,餐厅老板说,以前对面的工人经常来吃午饭,现在已经20多天没生意了。

唐山市丰南区的四大钢铁民营企业也未能摆脱或停产或半停产的命运。据介绍,现在只有国丰在部分开工,清泉因为企业内部大股东撤出出现了资金问题而停产,贝钢和瑞钢也都减产。

唐山市的官员说,丰南区的小钢厂早在2003年就被整顿关闭了,现在钢铁产量主要集中在上述四家,他们是利税大户。不过这位不具名的官员也担心:处于支柱地位的四大钢企如果长期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势必会影响到当地经济的发展。

当记者提出要采访这四大钢企时,被这位官员婉言拒绝。

难以解开的连环套

丰白公路两侧的百余家中小钢厂,要从15公里以外的宝泰买进钢坯做原料。这些中小钢厂又被称作压延单位,他们将钢坯加工成钢材成品,并将其卖给采购商。

宝泰在7、8、9三个月根据国家的要求限产了40%,但是停产却是在奥运结束后的8月25日。张主任说,停产主因在市场,铁金粉和焦炭等生产钢坯的原材料价格上涨严重,而且从去年底开始就不大景气。

宝泰限产也并不是从7月开始的,据宝泰内部人士透露:今年3月份以来只开了2个450高炉,2个128的一直都没开,每天生产3700吨钢坯。而宝泰的年实际产能是100万吨。

来自下游的压延单位,对停产给出的理由与上游的铸钢企业有相同之处。泰和的魏振瑞否认是奥运限产的政策因素,而把更多的原因归结在市场层面。他说:泰和的产品都是内销,受国内钢坯和钢材市场两方面的影响。

魏振瑞给记者算了笔账:7月份,进钢坯的税后价格在5200到5250元之间波动,销售价格是5700元左右,减去人力成本和焦炭、电等原料成本以及缴税,纯利只有40-50元,每天平均销售400多吨。魏认为还可以。

但到了7月底8月初,日销售量猝降至100吨以下,7月底开始停产。魏振瑞分析:现在成本回落到4700元左右了,售价大概5150元,按上述成本推算利润也可维持在每吨50元水平,但没有恢复生产的原因,订单少,需求还赶不上7月底8月初水平,再有就是,现在市场波动太厉害,10天8天内的价格成本和市场销售价格要波动100多元,风吹草动受不了。

对此,唐山大成钢铁有限公司负责人也有同感,原本5、6月份日销售量300吨,8月20日停产前已经锐降到30吨。唐山海兴钢铁有限公司诉苦:8月份买进钢坯每吨5000元,9月钢材成品销售价才4000多元,亏大发了!

上一篇:三个失误让中小企业要么转型要么破产下一篇:山东投资1.5万亿元开发黄河三角洲

降温喷雾

湖南汉白玉

邮票回收

储物柜图片

爱飘飘酵素果冻果粉多少钱

卷盘电缆

友情链接